赤い色♬

法老控2333罗伊德厨(。・`ω´・)主兰罗和CRRN方面ww最近沉迷弹丸v3最吉吉最都可以www请多指教!

艾爷真好看呜呜呜暴风表白

轶界守望:

艾丝蒂尔·布莱特——太阳的光辉
那就中午十二点发吧!
520--521没有画完,表白失败暴风哭!!!但是绝对是好好画女神了!!ლ(ٱ٥ٱლ)永远的女神疯狂比心!!

SEVEN GATES

大概是七大罪paro,大概是中长篇(什么
——————————————
【序幕】
   最原站在一座西欧式城堡前。城堡的外壁已经残缺不堪,木板门上的钉子已经松动了几个,还挂着些许的蜘蛛网,整个建筑仿佛一推就要散架一般。
  「嗯....」
  最原对比着手中的照片和眼前的房子。
  「哦,是这里呀~nixixi...还真是一模一样~」
  最原身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王马君为什么也跟来了...」
  「协会让我协助调查嘛~」
  「还不是你又闹事...」
  说起来来这里的原因,时间得回到3小时前的协会F。
  协会F,全称协会Farplane,是最原终一和王马小吉现隶属的研究控制异界和现界的一个小有名气的组织,经常被成员调侃是专门调查灵异现象的一个组织,最原终一是协会的一把手,其出色的解决能力和现场应变能力受到上头的肯定,隶属行动组。而王马小吉,隶属情报组一把手兼行动组替补,因其性格经常引起一些组内不必要的冲突,暂时调到行动组被上头要求和最原终一一同行动。
  「嘛...先进去再说吧。」
  最原从裤子上的绑着的插袋里拔出手枪靠近门边。
  「还是第一次看最原酱的武器呢。」
  「魔导枪带起来很顺手。王马君那个是?」
  「法杖啦。那我们走吧~quest start~」
  小吉把手伸到背后,一柄法杖现形在手中。
  「当心点有可能有埋伏!」
  王马还没听最原说完就推开城堡大门,一道电子声音传来。
  【已发现进入者——滴滴——符合模型标准——开始进行数据采集和分析——储存完毕——滴。】
  「什么啊?有机械人偶?」
  最原一脸警惕的一把拉住王马把王马护在身后。
  「最原酱还真是警惕啊~」
  「先不说了,魔导系统感受到有敌人接近。」
  「是,是。那么就轻轻松松应战吧~nixixi~」
 

「偶像」的真相

#ooc注意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悬疑???
——————————————————————————
「唔啊啊啊唉唉...」
  在简单布置的空无一人的侦探事务所内,最原伸了个懒腰,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昨天又处理事务到半夜,没有回家就在事务所睡着了,虽然自己的屋子就在事务所的上面一个楼层。
「...已经快8点了啊..」
  最原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随后趴在台子上,在表示8点整的那个分针指向12时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事务所的门随即就伴随着一个抱怨的声音被打开。
「啊真是,最原你又不回家睡觉。」
「是...是...」
  进来的人是自己的朋友天海,自从知道最原当了侦探以后就每天定点来事务所看他,顺便——作为情报屋来提供一些秘密情报。
「所以今天告诉我什么呢?天海?」
「嗯....最近有个还挺火的偶像你知道吗?」
「问这个干什么?」
「好像和之前那个教唆犯有关。」
  教唆犯和偶像??
「开玩笑吧....不过值得有参考意见,我等会去调查一下。」
「好,那早饭我就放在这里啦,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有事叫我。」
  天海放下早饭的同时放下了一张票。
「去看看吧。」
「好,路上当心。」
  天海轻轻搭上门就离开了。
「偶像啊...」
  最原嘴里叼着包子,看着演唱会的票。
「偶像是叫王马小吉啊...」
  怎么觉得有点耳熟??王马小吉....王马小吉...?最原突然想起来什么,打开自己的手机,搜寻着信息,翻到一页手突然停顿。
  原来是他....还真是惊人...真的是好久不见了...自从高中毕业以后就几乎没有接触过什么了吧....
「那么先去警察局一趟再动身去看看他的演出吧。」
「现在距离开场还有4小时吧....先去吃个晚饭吧。」
  最原从警察局出来低头看看手表,戴好帽子,压低帽檐,靠在公交站牌边,乘上熟悉的公交车,来到一家偏僻的小店。
「今天也来这里吃?」
「嗯。其他地方怕被别人认出来。」
「毕竟是有名的大侦探呢。你也真是辛苦啊。给,和平常一样的定食。」
「谢了。其实也差不多习惯了。」
  高中时期就已经开始协助警方破案的最原,在当地就小有名气,后来又处理了伪怪盗的事件使得最原名声大噪。
「呐,老板。」
「?」
「你记得那个以前和我一起来的那个王马吗?」
「哦,那个孩子啊。感觉总是很害羞的孩子,说起来还是他先带你来的。」
「是啊...他现在在做偶像了。」
「是吗。还真是出乎意料。」
「嗯。我吃完了,谢谢款待。」
「路上顺风。」
  离开小时候经常来的店家,最原搭上来时的公交车,到达中央广场。
「.....人真的好多啊...不是还有2小时吗?」
  最原站在满是手里拿着用来打call的荧光棒和背着各种各样痛包的女孩子们的广场上的一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是最原先生吗?」
「是....是的。你是...」
「请随我来。」
  一个保安模样的青年走到最原面前,带着从广场旁边的花园中一条小路穿过,来到进入演唱会会厅的侧门,一路上最原警惕的看着四周的草丛和面前的人的背影。
「请进。」
  最原走进侧门,里面貌似是化妆间,一亮一暗使得最原有些晃眼。
「最原酱——」
  突然一个人跑过来一把搂住最原的脖子。
「唔唔哇!」
「为什么反应这么大啦,nixixi...被吓到了?」
「王...王马君?!」
面前长得依旧是一张孩子面容的少年正朝他嘻嘻嘻的在笑。
  紫发...发梢微向外翘...总是垂着眼帘看着地下的紫色的眼睛...说话声音轻轻缓缓的...有些弱气..
「和以前的我完全不一样是吧?」
  最原一愣,除了那双紫色的眸子,其他的和以前自己认识的那个会拉拉自己衣袖轻轻的叫自己「最原君」的王马小吉简直是两个人。
「想到了会差别很大没想到差距如此之大啊.....王马君...」
「nixixi...那个时候的我已经陷入睡眠了,现在我就是我~」
  最原低头看看王马的服装,很大胆的穿着一件露肚脐的背心,外面披着一件海军系的白色短外套,下面则是白色的9分裤。「....」
  最原看见露出来的肚脐,心里咯噔一下,脱下自己的长外套就披在小吉身上。
「上台前先穿着吧,当心着凉,你的粉丝会担心的。」
「没问题的!最原酱这么关心我呀!明明过了这么久最原酱才来见我一面呢。」
「因为忙...抱歉,还有那个奇怪的昵称是怎么回事..」
「nixixi..我可是一直有在关注最原酱的!最近是在追踪那个教唆犯的案子吧。」
  那个案子应该表面上是说已经结案了的为什么....
「其实我就是那个教唆犯啦~」
「什么!?」
「nixixi...骗你的。最原酱一脸严肃认真的状态真是和当初一模一样...」
  最原发现自己完全不能把脑子里的小吉和面前的小吉重合起来,强烈的反差让最原突然想起来所有被教唆的人员都说那个教唆犯好像性格变化无常...
「请不要说出误导走向的话...」
  最原下意识的就加重了口气。
「最原酱也不要这么认真嘛——抱歉抱歉。今天只是单纯来看我的live的吧!」
  小吉特地把单纯两个字的音发的重了一点,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最原。
「...是...」
  被盯的有些不自在,最原只能点点头。
「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最原酱在查教唆犯这件事情....」
  小吉突然凑近最原的耳朵边说。
「王马君。该上场了。」
「啊!好~」
  小吉一脸抱歉的笑容看着最原。
「那下次有机会再说吧,最原酱。」
「最原先生也请到第一排观众席就坐。」
「好..」
  刚刚王马君那个抱歉的笑容是装出来的吧..还有那句没说完的话...总觉得不太对劲..最原心里想着,嘟囔着还是跟着保安走到了该坐的地方。
  小吉一出场最原就感受到了来自自己身后的一阵巨大的骚动。
「我还真是不习惯这种场合...」
  最原看着在台上挥洒着汗水,朝着粉丝们热情的回应的小吉,眼神渐渐有点移不开。
「大家!!!!!」
「小吉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理な笑顔の裏 伸びた影をかくまう。 】(强颜笑脸的背后 隐匿著延长了的影子。 )
【だから 気づかぬふり 再生を選ぶ。 】(所以 我也假装没有察觉 选择再生。)
【あの日見た空 茜色の空を ねえ 君は忘れたのでしょう】(那天所见的 暗红色的天空 )
【音も 色も 温度も 半分になった この部屋】(声音 颜色 和温度)
【今日も散らかしては 揺れ 疲れ 眠る】(今天也依然散乱一片)
【「上手に騙してね 嘘は嫌いで好き」君の言葉】(“真擅长欺骗人 但此谎言我既讨厌又喜欢”。)
「最喜欢大家了!!!」
「小吉啊啊啊啊啊啊啊!!!」
「骗你们的哟~是最最最喜欢了☆」
「小吉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最原看着台上笑的一脸纯真的小吉心里想着。
【闪闪发光的】
  最原的脑袋里只想得到这一个形容词。
  live在一片粉丝们的喊叫声中缓缓结束,最原本来想走到后台,被保安拦住了,作罢,只好走正门口随着人流出去。
  「最原酱。」
  最原走到一开始自己来时站的地方,刚想打个电话给天海,就被人一把用力的从后面捏住打电话的手腕。
「谁!」
「是我是我,我偷偷溜出来啦。」
  小吉送开抓住最原手腕的手。
「你怎么出来了,不怕被包围吗!」
  最原看到小吉穿着一声普通的高中生的制服,站在他后面的花坛高起来的边沿上,带着顶普通的帽子,好像戴了假发的样子,发梢的颜色是黑色的。只要不说话和以前的小吉一模一样...
「最原酱不打招呼就走了真是的!」
「...被保安拦住了,诶,等等...要去哪里?」
  最原有点愣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小吉抓起手拖着走了,小吉拉拉自己换好的帽子和衣服,转过头一脸和刚刚不一样的略有些奇怪的笑容看着最原。
「我们不是需要来谈一谈有关【教唆犯】的事吗?最原终一侦探~」
「你...」
  最原一只手被小吉扯着,一只手摸向衣服口袋里的手机。
「最原酱要给人打电话吗?」
「啊...没有...」
「是嘛。nixixi....难得和最原酱单独出来玩,最原酱就不要和别人的再说话了嘛。」
  最原一边点头敷衍着小吉,一边摸着手机尝试着盲打,眼睛对上小吉微瞟后面最原的视线,带着一丝暗意,使得最原停了一下手中的操作。
  最原按下大概是发送键的键后,小吉已经带他走到了一家咖啡馆前,小吉和老板打了个招呼然后拖着最原径直走向一个比较里面的包间。咖啡馆一进门,最原就闻到了一股类似香薰的味道。
「等...等等——」
「?怎么了最原酱?」
「在咖啡馆说未免太容易泄露秘密了吧....」
「这里已经很靠内了,最原酱要喝什么?咖啡吗?」
「好。」
「服务员姐姐!~麻烦来一杯碳酸饮料和一杯美式咖啡~」
「好的。马上就给您送来。要先喝点柠檬茶吗?」
  最原坐下,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柠檬茶,看了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小吉慢慢的一口口喝着,最原看看自己的手表,距离自己刚刚给天海发短消息过了10分钟。
  这样看起来对面的小吉就是一个正常的高中生,体型长得小巧一点就是了。自己刚刚被拉住的那一瞬间,就有点怀疑起了小吉,他以前的力气,可没有这么大。
  莫非真的是他...一个人在短时间能改变这么多吗?性格,谈吐,差异有点太大了....刚刚提到教唆犯的这个词的时候,最原的直觉让他觉得小吉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最原酱??最原酱——?」
  最原回过神来,发现小吉的手正在自己的面前挥舞。
「啊,抱歉,出神了。」
「关于教唆犯那件事,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诶?」
  最原一愣。
「如果不这样说的话,最原酱刚刚就直接回去了吧。」
「是..是吗...」
  自己原本是打算看完演唱会就回去和天海商量一下这件事情他的看法的,可是被小吉的突然的来到打乱了计划。
「抱歉打扰了,这是您点的饮料和咖啡。」
「谢谢。」
  最原酱端起咖啡,咖啡豆经过研磨等一系列步骤后做出来的咖啡,散发着一股咖啡的特有的香味,最原嗅着咖啡飘出的香味,处于警戒心还是没有喝只是闻了闻。
「最原酱不喝吗?这边的咖啡可是招牌。」
「等一会再喝吧。对了,王马你真的不知道那件事情吗?」
「哪件事?」
「就是刚刚说的教唆犯那件...事..」
最原有点不好的预感,自己今天变得异常的有点困...
「什么??听不清哦最原酱。」
「就是教..唆...犯...........」
  最原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沉,面前小吉的脸渐渐模糊起来。最原下意识的想要直起身子让自己清醒一些,却终究是倒在桌上。
「nixixixi....最原酱...警惕心还真是重啊。柠檬茶和咖啡一口都不喝呢。」
「boss,辛苦了。这个人要怎么处置?还是由我们来动手吗?」
「不用了。」小吉微微咧嘴一笑,「这个人我亲自来操办。」
  最原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捆在了一个凳子上。
  「王马君.......」
  屋子里没有一个人,灯也只开了一盏,最原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手好像是被用手铐铐了起来。
  果然从一进咖啡店就是算好的吗..王马...
  最原咬着自己的嘴唇,眼光扫过房间里的布局和装置,普普通通的只有一个桌子两把椅子和一盏灯。
「王马...你果然是那个教唆犯吗....」
「你终于醒啦?最原酱?这次的新药药效看起来持续效果比以前的都长啊。」
  小吉推门进入,手里拿着一本相册。
「你有什么意图。」
「最原酱还真是冷静呢,nixixi....不愧是我看中的对象...」
  小吉坐在正对着最原的桌上,翘起腿,在最原面前打开了那本相册,里面是一堆的合影。
「这是?!!!」
「bingo~是最原酱的照片哦~」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什么时候.....」
  最原人由于激动便往前倾斜了一点,椅子的脚发出声响。
「王马你....原来一开始就是装的吗....从高中开始吗...」
  小吉关上相册,把相册放在一边,手捏着最原的下巴促使最原不得不抬头看着坐在台子上正居高临下看着最原的他。
「破例告诉最原酱一个秘密吧?」
  小吉凑近最原的耳朵轻声说道。
【我从见到最原酱的第一眼,就开始注意你了。】
  最原浑身一个激灵,刚想说什么,被从门外传来的慌乱的脚步声打断了。
「boss!之前您通知过的那个人来了!好像带着警察!」
  小吉跳下桌子,拿起相册。
「哈...你逃不掉的..王马...」
「最原酱你的盲打还真是不错啊~不过。会不会从你手心里溜走,好像是由我来说的算的呢~」
  小吉推开桌子,旁边助手帮忙打开那道通向地下的门。
「那么后会有期吧,我最亲爱的最原酱~」
「王马!!!」
  最原眼睁睁看着犯人从自己面前溜走,微喘着气,身体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 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以后才睁开眼睛看着来人。
「貌似有点狼狈啊。」
「是啊。彻底让他逃走了,我的警戒心还是不够啊。」
「能给我发消息让我在1个小时以后来这家咖啡馆的二楼找你,说明还是有点警惕心的吗。」
「巧合而已。」
  天海替最原解开手铐,最原站起身打开大门,门外是刚刚那家咖啡馆的二楼。
「这门的颜色和墙纸的颜色太相近了。我来的时候找了有一小会。」
「我们先回去吧...我需要理一理思路。」
「嗯,好。」
   最终这件案子还是没有正式结案,警方被最原写得有些模糊不清的报告敷衍了过去。
  天海告诉最原,王马小吉最近好像隐退了。
  最原站在举办演唱会的中央广场前看着广场大屏幕播放着的偌大的新偶像出道消息的消息,突然听见有人从背后叫他。
【nixixi....最原酱,我回来了哦。】

————————————————————————
【歌曲:シド的单曲《嘘 (MBS・TBS系アニメ『鋼の錬金術師 FULLMETAL ALCHEMIST』エンディングテーマ)》:】

【幽灵】

 #ooc注意
#梗是群里来的啦  
#最吉
————————————————  
  最原睁开眼睛,面前是雪白的天花板,费力的想直起身子,却终究还是喘着气,被急忙赶来的护士扶住。最原躺着举起自己的双臂,手背上插着注液用的针,旁边的吊注射液袋子的架子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瓶子。自己穿着一身蓝白的普通的病号服,有些疑惑,轻轻叫来在旁边打扫的护士询问。
「请问我是怎么了?」
「您好像是遭遇了车祸导致轻微脑震荡和身体部分骨折,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
「只是?」
「您真的想不起来的话还是不要知道好了....」
「....我想出去走走」
「不好意思您的身体状况目前不允许您走动,我这就去通知你的主治医生,让他通知你的监护人。」
「好的麻烦你了。」
  护士走出病房带上门,最原环顾着这个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病房,冷冷清清的,记忆里自己以前周围好像总有着一个吵吵闹闹的家伙追着自己喊着“最原酱”这个听起来过于亲密的称呼。
  最原躺着等家里人的来到,渐渐感觉有些困了,便闭上眼睛又继续睡了。
【最原酱!!当心!!!】
  一句声嘶力竭的叫喊伴随着一声巨响使得最原猛的从梦中醒过来,侧头看见一个人站在自己身边,白色的衣服紫色的头发黑白格子的围巾。
「王...王马君...」
  最原口中自然的说出他再熟悉不过的三个字,面前的人动了动,低头看着最原一言不发,只是朝他笑了笑。
「终一。」
「父亲...」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快步推门走了进来,最原让护士摇起床,面对着这位平日里对自己一直疾言厉色的父亲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你能醒真是太好了...」
  一向对自己漠不关心的父亲这时候眼里流露出满满的悲喜交加的神情,让最原有些不习惯。
「关于你的那位同学...我感到很难过...你也不要太难过伤了身体...我会处理好他的事情的。」
「父亲你说的是...哪位?」
  最原有些不好的预感,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
「就是那个一直和你上下学回家的王马同学。终一你不记得了吗...」
【是我呀最原酱。】
「王,王马君?!」
【最原酱出了车祸,我只不过去帮了个小忙而已啦我没有事的。】
「那我父亲说...」
「终一,你怎么了?」
  父亲看着突然对着空气对话的最原感到有些奇怪。
「没...没什么...」
「那我先去处理事务了,你配合护士好好接受治疗。」
「是。」
  父亲走后,最原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小吉的身影,也没有再出现过小吉的声音,那自己刚刚是幻听了吗...
【不是幻听呀最原酱。】
  最原突然被头顶传过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只看见小吉半个身子在墙壁外面。
「王马君!怎么...会这样...」
【nixixi...这是魔法呀。】
「怎么看都不是吧!」
【啊被发现了。因为我是幽灵嘛...随意穿墙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呀。】
「幽灵...那么说来...」
【嗯...我死了哦。】
  最原看着小吉一脸有点落寞的表情,想要去抓住他的手臂,结果当然是,穿了过去。
【因为是幽灵呀...不过没想到还可以和最原酱对话呀。nixixi...我这样还可以偷偷在晚上潜入最原酱的家里...】
「王马君。」
【嗯?】
「很痛苦吧...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最原酱你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在向我道歉诶。】
「把你弄成这幅模样...一定和我有关系吧。」
【没事的啦。因为我还能最原酱说话就很好了。】
  小吉还是一脸笑容,轻轻的飘在半空中。
「王马君...你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
「就是可以让你安心成佛的那种愿望...」
【诶——最原酱不想看见我吗呜呜呜呜呜】
「不...不是!」
  每次虽然知道是假哭但是最原还是会对这种情况感到不知所措。
【愿望啊...想最原酱以后不再遇到车祸这种事啦。】
「....」
【啊,有人来了,我先不说话了免得让最原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变成很奇怪的人了。】
「最原先生,该换吊瓶了。」
「好的。麻烦你了。」
  小吉就坐在旁边的一个病床上,正盯着别人来看最原时送的饮料出神。护士换完吊瓶以后刚想走,最原拉住她。
「请问...和我一起的那个同学他现在...」
「啊...你是说那个病人吗..他现在正待在重症室里,只有微弱的生命迹象...啊抱歉不该让你知道的。」
「没事。谢谢你。」
【最原酱我可以喝吗!】
  护士刚走,小吉就指着地上那一箱panta,一脸想喝的表情。最原点点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家里的饮料也只买panta了,然后让人误以为最原他很喜欢喝这个然后有人就送来了一箱的慰问品。
「你一点都不在意刚刚护士的话吗...」
【就算在意我也回不去啊..】
  小吉停下旋开瓶盖的手。
「我会想办法的。」
【什么办法?】
「让你回去的办法。」
【nixixi...最原酱真厉害呀...】
「我没有在开玩笑。」
【嗯...最原酱没有在骗人呀。因为我看得出来也相信最原酱嘛!】
  小吉咕咚咕咚喝下去半瓶panta,最原看着瓶子里的panta变少但是却不知道它到底到什么地方去了。
「幽灵也能喝饮料吗....」
【nixixi...不知道诶,这可以算十大未解之谜吗?嘻嘻...】
  最原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在科幻片中才有的幽灵,和本人一模一样只是触碰不到。
  后来最原和小吉就一直偷偷的在没有人的时候聊天,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最原的身体一天天恢复,但小吉的影子越来越淡,最原问他有没有什么其他感觉,小吉却也只是摇摇头说自己大概是panta喝多了。最原能下床走动以后,就经常去重症室以【患者唯一熟悉的人】的身份看小吉的情况。幽灵吉总是待在门外等最原出来,最原见也劝不动他便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进去。
「那个孩子又来了..」
「是啊,看来是很好的朋友啊...发生了这种事情真是难过...」
  每次都会听见护士们这样那样的对话,有时候还会听见有些个年轻的护士借这事偷偷说最原是不是和那个病人有着特殊的关系,被些略年长的知道了不免要被呵斥几句。
  小吉有次还借此来笑嘻嘻的问最原,自己和最原是什么特殊的关系,弄得最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是幽灵,所以别人都看不见小吉。小吉便总是在晚上护士来换药或者打扫的时候弄出一些叮叮咚咚的声音,总是弄得一些胆小的护士赶紧离开这个病房,向别人说这病房闹鬼,免不得又要最原向来询问情况的护士长用一些听起来极其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些灵异现象。
【因为她们总是来我就不能一直和最原酱讲话了呀!】
  这是最原在叫小吉不要再闹的时候听到的回答。
  时间一天天过去,最原也终于出了院,重新回到学校上学。而小吉的身体还依旧在重症室,维持着和刚见到时不变的生命性状。最原讯问小吉他离开他的身体太远会不会出事,小吉也只是摇摇头,一脸自己完全没问题的表情。
「最原君!」
「?怎么了?」
「这这这这个请你收下!!!」
「?谢...谢谢...」
  面对着还没听完自己道谢就转身飞跑而去的少女的背影,最原来回看了看刚刚收到的米黄色的信封的外表,然后塞进了包里。
【这是战书啊最原酱!!】
「诶?真的吗!」
【骗你的啦。这种一看就是love letter,最原酱真——迟——钝——】
「怎么会啦。」
【那个女孩子才配不上最原酱!】
「是,是。也只有你能一直待在我身边了。」
  出院以后小吉还是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今天距离出院已经快有2个半月了,小吉刚回到班里的时候依旧不改恶作剧的性情,然后直接导致最原所在班级的教室成为了学校新的一大怪谈。
  最原原本是想阻止的,但是后来每每看见小吉恶作剧得逞以后的那抹笑容,总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只是微微笑着,静静的坐在一边,用手撑着脸颊看着这一幕幕早已策划好的恶作剧的发生。
  最原慢慢的走在熟悉的回家路上,在过马路的时候出声喊了一下小吉,来回转头看却没有发现小吉的身影。
  好像从刚刚自己说完那句「也只有你能待在我身边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听到小吉出声。
最原一路朝着学校的方向往回跑去。
「千万不要...出事啊...」
小吉这时候一个人正朝着学校的楼顶走。
【果然没有踩到楼梯的实感怎么都是感觉飘上去的啊。】
【最原酱真是迟钝。明明我都已经淡成这样了...】
【嘛...毕竟最原酱在学校这么忙。】
【今天来看,以后我不在的话最原酱也不会寂寞的吧!】
【嗯!那样的话我没有最原酱也没有事情的!】
【我没有最原酱...也能好好的...】
【是吧...我一个人也行的...】
  感觉到风刮在脸上,泪珠被带着飞到脸偏后方的触感。
【什么嘛,幽灵还能有这样的感觉还真的稀奇。】
【反正也要消失了,别人也听不见我声音,也看不见我,那样的话....】
  小吉走到栏杆那边,手扶着栏杆,对着夕阳,朝着空中大喊。
【我想和最原酱一直一直在一起——】
  没有回音传来,只是一片寂静。
【时间也快到了。】
  “砰”的传来天台门被打开的声音。
「我...我...」
  最原手撑着门框,气喘吁吁的抬起头,看见满脸惊讶的小吉,看见他脸上还没干的泪痕,呼了口气,朝着外面说着。
「虽然我知道不太现实。但是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只要我还记得你看得见你。」
【最...最原酱....】
「我们一直都会在一起的。」
【最原酱像笨蛋一样...真是的...最讨厌最原酱了..】
「诶?」
【我的心愿完成了。】
「王...王马君?!」
【啊,最后还有一个愿望!能叫一声我的名字吗!】
「小吉...」
【nixixi...那拜拜咯,终一。】
  伴着夕阳刺眼的光的缓缓移动,最原的面前空无一人,在最原愣神呆呆的靠着墙滑下的时候,突然来了电话。
「喂!您好!是王马小吉的关系人嘛!」
「是..是的!」
「请您速来xxx医院!病人有苏醒的迹象!」
「喂?喂?...喂?」
  手机被放在门口,里面传来对面疑惑的声音。
  小吉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是最原的脸。
「真的是奇迹啊...」
「没想到真的能醒过来..」
「真令人感动...」
  小吉听着周围医生的感叹声,看到最原眼睛里的泪水在打转。
【我没事。】
  因为还不能发出声音,就只能朝着最原比了比口型。就看见最原的泪水唰的流下来滴在自己的脸上。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王马君...」
【今后也请多关照。】
「今后也请多指教。」
————————————————————

后记:
「nixixi...最原酱那天哭的和泪人一样。」
「才没有吧。」
「最原酱说谎——」
「啊!不好要迟到了!」
「诶——迟到就迟到吧....」
「小吉!」
「唔....真狡猾啊最原酱,那我们就比谁先到学校吧!」
「喂!当心车!」
(结果还是迟到了被领着水桶在门口罚站的两个人)

【SALE!】

  #ooc注意啦
#最吉(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我是新来的最原,请多指教。」
「啊啦啊啦,不用这么客气的啦。那么今天的柜台就交给你了,新人桑。」
  最原向着别着领班牌子的年轻女士的背影微微鞠了一躬以后转身走向柜台,打开桌上的记账本翻阅着以前的记录。商场里到处充斥着孩子的喊声,情侣的嬉笑声,柜台喇叭里的宣传声还有商场内部的音乐。
「今天人还真是多呢...因为减价吗..」
最原看着商场里络绎不绝的人们,笔头伴着商场里的音乐的节奏轻轻的敲击着桌面。最原终一,今天以正式员工到这家百货公司来上班。由于待人接物得当,为人严谨,做事可靠,由于表现良好被公司总部肯定,成为这家百货公司的总店的真正的一员。
「呀!最原君!在想什么呢?笔在“嗒嗒嗒”的敲着桌子。」
「安杰拉小姐?!对....对不起!我不会再分心了!」
「不用紧张的啦~啊对了!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今天总经理好像要微服私访哦。」
「...是吗...」
「很淡定嘛!不愧是由总部直接承认的人啊!」
「因为不论身份都是我们的顾客啊。」
「好,好。那么我有事接到电话要去仓库那边一下,这里暂且交给你了~」
  被最原叫做安杰拉小姐的人是这个柜台的另一个老员工,性格随和爽快,看着一脸严肃认真的说出自己想法的最原,拍了拍他的肩。
「今天总经理要来啊...之前我去面试的时候看到的都是副经理,好像员工们都不知道总经理究竟是何方人物。」
「请问?....这件衣服可以帮我拿大一号看一下吗?」
  最原正在自己嘟囔着的时候一个女顾客怯生生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啊!好的!我这就去帮您拿M号过来,还请您稍等一下。」
「好...好的..」
女顾客好像被突然转过来又说话特别礼貌的最原吓了一跳,呆呆的在原地站着。
「我觉得您穿这件裙子的话配一双黑色小高跟更好看。啊,这只是我的建议,您不用介意。」
「嗯...我想试试。能再麻烦你吗?」
「好的。不好意思请问尺寸...?」
「36就行。」
「那您先去换衣服看看大小,我这就去拿。」
「嗯。麻烦你了。」
「不必,这是我作为员工应该做的。」
  最原快步走到鞋子的柜台那里,看准了款式和尺寸就拿到了换衣间前提着。
「我自己换上吧。」
「您这样穿真的很好看...啊,我没有说您原来的装扮不好看的意思...」
  最原赶紧摆摆手,女顾客在一边轻轻的笑。
「那我就买下这两件了,谢谢你。」
「不用谢。谢谢惠顾。」
  最原看着女顾客走后松了口气,余光瞄见坐在距离自己很近的沙发上的一个少年正直勾勾的看着他,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
「你很会做女顾客生意呀。」
「并没有,我对每位顾客都是一样的。」
  最原看着那个少年,穿着一件黑色的套头衫,一条黑色白边的运动裤,脖子上围着一条黑白格子的围巾。在素色的衣服里面只有一头紫色的头发和那双紫色的眼睛特别显得引人瞩目。但是这个装扮在这个微凉的秋天,未免穿的也太单薄了些。
「你是一个人来买衣服吗?」
「我看起来这么像小孩子吗...呜...我可是比你大哦。」
「诶?抱,抱歉。」
「骗你的啦。看起来你应该和我一样大啦。」
「是..是吗。」
  最原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少年就下意识觉得对方比自己小,没想到对方一脸要哭的弱气的样子反驳着自己,在自己道歉以后又是一脸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笑容。
「我不是一个人来买衣服的。」
「那其他人呢?」
「不知道。」
「是..是吗..」
「那你要给我配一套什么样的衣服呢?」
  少年话题转的太快让最原感觉自己第一次有点应付不太过来这个突然出现的顾客。
「那...」
  最原走到衣服柜台那边,看了眼少年,从琳琅满目的衣服中拿出了一件厚一点的套头衫,一件土黄色的短夹克和一条深色的牛仔裤。
「给。」
「嗯...」
  少年拿着衣服沉思了一会,转身进了试衣间,出来以后一脸惊喜的表情。
「啊等等。」
  最原解下少年随意乱围的围巾,弄成一个三角斜在肩和胸口前,在后面扎了一个结固定。
「您...您觉得怎么样?」
「很好啊。」
「那...」
「刚刚那句是骗你的。」
「诶?」
「我还是最喜欢黑白这两个颜色。」
「是...是吗...」
「不过有时候有些其他颜色也挺好。」
  最原被弄的有些无厘头,到底是喜欢他配的衣服还是不喜欢他配的衣服???
「那您中意这套吗?」
「一般吧。」
少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一双紫色的眼睛看向最原,一脸笑嘻嘻的叫他。
「呐,如果我不买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啊...」
「不会在我走后偷偷在心里怨我试了又不买吗?」
「不会啊。买不买是顾客的自由。」
「nixixi...你还真是有趣。」
  少年拿出一张黑卡,递给最原。
「请给我两套。一套这个尺寸,一套拿大一号的。」
「两套是吗?好的。」
  最原拿着黑卡,觉得疑惑,但又没多想什么,开了单子和收据拿好衣服就递给少年。
「给。请收好。」
「哪个袋子里的是大一个号的?」
「这个。」
  少年一把把那个衣服袋子塞给最原。
「nixixi...要付钱哦。」
「诶诶诶?」
「骗你的啦。这是送你的。最原先生。嗯....果然太正式了,就叫你最原酱吧~」
「这..这么突然..」
  两人的对话被从后面跑过来的一个黑衣保镖的话打断了。
「少爷!原来你在这里啊!突然换了衣服就跑去其他地方了!属下真是担心死了!」
「呜呜呜呜我不是故意的...」
「少...少爷..」
「骗你的啦~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啦真是的!我只想来看看我的新员工是什么样的而已。」
「最原酱。」
「是!」
「nixixi...我很中意你。下次再见的时候记得穿我送你的那套衣服哦。」
「诶...诶?」
「还有,我是王马小吉。就是这家店所谓的总经理啦。虽然我很想再和最原酱玩一会顾客游戏但是好像到回去的时间了,那么下次见~」
  最原目送着少年离开百货商店,过了会安杰拉回来了看到呆呆坐在沙发上抱着个衣服袋子的最原。
「我见到总经理了。」
  这是最原看见安杰拉后沉默了好久以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真的吗!真是不幸又幸运呀最原君!你要知道我们这位神秘的总经理从来没露过面呢!呐呐,他长什么样?」
「很清秀的少年的模样。和我差不多大吧。」
「竟然是少年!性格呢性格呢?难道是那种霸道年轻总裁....」
「...安杰拉小姐你都在想什么啦...他..就是一个小恶魔吧...笑起来的时候倒是像天使..而且我觉得他穿颜色多一点的更好看...」
「最原君对我们经理这么上心哇?」
「没有啦。」
「这袋衣服呢?」
「我..我自己买的啦。」
  最原挠挠头站起身来,提着那袋衣服好好的锁进自己的柜子里。
「嗯...那继续工作吧。...欢迎光临!」

后记:
小吉「最原酱我来例行视察啦!」
最原「经理!?」
小吉「最原酱这么冷淡呜呜呜..」
最原「还...还是王马君吧...王马君对我这个员工叫的这么亲真的好吗...」
小吉「nixixi...上下级关系无所谓啦。啊,最原酱今天穿了我买的那件呀!我也穿了!」
最原「啊...」
安杰拉「最原君~诶!一样的衣服?你的朋友?」
小吉「nixixi...是好朋友哦。」(扯最原袖子管)
最原「是...」(有气无力)

【Psychological Consultation】 (心理咨询)

#ooc注意
#看标题就知道的梗+怪盗梗
#最吉(大概)
#如有雷同那全是巧合...
————————————————————————
「嗒、嗒、嗒、嗒...」
  偌大的房间里,钟摆不停的摆着发出声音,角落的香薰机散发出淡淡的味道。钟声让最原觉得有点烦躁。最原坐在一个沙发椅上,玩弄着自己的手,时不时看看钟又看看门,间隔时间极短。
「都10点了。」
  最原刚想离开椅子起身出去就听见房间门被“砰”的打开。
「诶?要走了?」
「....没有」
  穿着一身常服的年轻人带着满脸抱歉走进房间,坐在最原对面的椅子上。
「刚刚其实是一个测试。最原...先生。」
  年轻人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坐在对面的最原。
「普通的叫最原就行了。医生怎么称呼?」
「就叫我医生就好了。」
  最原沉默了一会,看着对面的医生。黑发,发尾微向外翘,黑框眼镜,琥珀色的瞳,这时候正在自己对面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赫赫有名的侦探也会需要心理咨询吗...」
「很奇怪吗?」
「不不不刚刚我瞎说的。每个人都有烦恼嘛!而且你还是每天被各种奇奇怪怪案件包围着还要和怪盗斗智斗勇的大侦探呀!」
  最原心里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医生是一万个不放心。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而且这种说话的口气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自己要不是怕被媒体报导什么【大侦探密访心理诊所不知有何隐情】这种,才不会专门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地方来。
「你刚刚说你比约定时间晚到半小时是因为,刚刚是一个测试?」
「那是骗你的啦。」
「诶?」
「我们来说说有关你的心理问题吧。嗯...还是叫最原先生以表达我对你的敬意。」
「就是有关那个怪盗王马小吉的事情...」
「啊!那个怪盗啊。我一直觉得他的作案手法很新颖!」
「....」
「抱歉抱歉。是因为一直和他周旋所以厌烦了吗?」 「有点吧...几乎每隔几天他就要搞个案件出来..我现在觉得自己都有点神经质,天天就想着他下一个案件什么时候会发生。」
  最原表现出十分头疼的样子,叹着气。 坐在对面的医生饶有兴致的翘着腿听着,一边在随身带来的本子上写了些什么。
「每天都想着吗?」
「是..坐在家里闲坐时都会思考。警官们都说我太过执着把他抓到手了,但是我觉得这是我作为一个侦探的职责。」
「这么说最原先生应该很讨厌那个怪盗咯?」
「...算不上吧..我也不清楚..」
「诶——侦探竟然不反感怪盗诶。」
医生用着惊讶的口气说着的时候又在本子上写了几笔。 「毕竟他的盗窃行为的本质都是帮助别人...」
「是哦,我也觉得他不是个坏人。他作案一定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动机的!」
「为什么开始说怪盗了...」
「这也是分析的一部分啊。」
「是..是吗...抱歉,失礼了..」
「没事没事。最原先生应该是因为压力太大而造成的。」
「是吗...」
「是不是一闭上眼睛就是那个怪盗的脸?」
「是..」
「是不是就想着要再见到他?」
「有点不对劲但是是吧..」
「是不是做什么事都会想着如果是对方会怎么想怎么做?」
「是...」
  医生捏了捏自己的下巴,一眼严肃的抬起头看向最原。
「最原先生,我恐怕要告诉你一个事实。」
「请..」
「最原先生你好像..」
  医生故意停了停,瞟了一眼最原。 「好像什么?」 「喜欢上那个怪盗啦!」
「你..你说什么?」
「刚刚那个是我瞎编的啦,最原先生不要紧张我们气氛要轻松一点嘛。」
「...」
「我觉得最原先生应该就是工作压力带来的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你觉得透不过气。」
「那有什么方法缓解吗?」
「不去执着于抓那个怪盗就好了。」
「是..是吗..」
「说起来最原先生都没和我说过你是来咨询什么的呢。」
「啊...就是关于你说的那些,你说的很对,之前觉得你不靠谱真是抱歉了。」
「能得到名侦探的夸奖是我的荣幸。你在这里坐一会,我去看看有什么缓解心理压力的药给你。」
「好的。麻烦你了。」
  说着医生就走出了房间,留下了那本记录本在桌上放着。 最原闭了会儿眼睛,想着怎么样才能放松下来,过了段时间,最原起身拿起医生的记录册看了看。 记录册发出淡淡的幽香,和香薰机散发出的味道一样,前面几页都很详细的记录着病人的病情,但是越往后翻,最原就越觉得困。看到自己名字的那一页的时候最原已经几乎要睡过去了。
「...最原..侦探...喜欢..嗯..好困..」
「最原先生,最原先生?」
  一张脸凑近最原。
「医..医生?」
「nixixi...最原酱还真是没有防备啊~」
「你..」
  这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发色,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眼瞳。
「竟然还傻乎乎的叫我医生最原酱还真是~有趣~」
「你竟然...假扮..」
  最原硬撑着要伸手抓住站在自己身边的小吉的衣袖,被小吉一把抓住手。
「nixixi...没想到最原酱这么喜欢我呀。」
「你在说什么喜欢....」
「刚刚的那个诊断结果是骗你的哦。」
「...」
「所以说第一个诊断结果才是真的哦。那个我说是说谎的其实并不是哦。」
「呐..呐..最原酱,我一直说我喜欢你你为什么总是不信呢。」
小吉托起最原的手吻了一下。
「等会就会清醒过来的。最近最原酱压力太大了,先好好睡一会吧。」
  等到最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了。冬日的阳光照在最原的脸上有些暖暖的,最原眨眨眼睛,看见桌上的白色信纸。
【睡得好吗最原酱~nixixi...当医生很开心哦,还有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唉...真是...头疼啊..」

  后记:
    小吉【最原酱~】
    最原【你又要干什么!】
    小吉【我就是来看看你呀...】
    最原【不是来给预告书的?】
    小吉【啊!真是的最原酱!我就是想来看看你而已...呜呜呜呜呜qwq】
    最原【诶?!别..】
    小吉【骗你的哦。那么我走啦~预告书的话....已经送到警局了哦,应该快来了吧~】
    警官【最原先生!又是新的预告书!】
    小吉【那,待会见~nixixi..】
    最原【等等!站住!!】
    最原内心os:我刚刚为什么不直接抓住他我真是啊啊啊...

Chocolate?

#ooc注意
#大概是最吉hhh
#学院梗+情人节梗
#嗯...请轻打(咦?
————————————————————
「笃、笃、笃、笃...」
  最原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吉脸侧着趴在桌上,手指不停的敲着桌子。讲台上的老师似乎已经发现在课堂上趴着的小吉,朝这边投来了警告的眼神。最原看着小吉抬起脸和老师对视了一眼,又熟视无睹的在老师眼皮底下趴下。
「王...王马君..」
  最原乘着老师转头写板书的时候人侧过去碰了碰小吉的手臂,轻轻的唤他。
「怎么啦最原酱...」
「老师在看你啦..」
「反正我是老师眼里那种坏学生..不听也无所谓了...」
「才不是呢!」
  最原声音稍微提高了点,前面几个同学都回头来看。最原赶忙低下头假装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小吉稍微直了直身子,有时候会用余光瞟最原一眼,如果最原正好在看他,就在嘴角偷偷露出一抹笑容,又赶紧收回眼神,看着前方的黑板。
  最原看着小吉突然变这么乖,心里咯噔一下,想起来上次小吉的话。
「最原酱说的事我都会照办哦。」
  还以为又是谎言,结果竟然是真的吗?
  最原眼睛看着黑板,脑子里却不在思考上课的内容,看了看黑板角落上写着的日期,10号,还有4天就是情人节了。自己虽然班里和女生相处的很融洽,但是也没有一个到特别关心的地步。
  倒是总有这种话传到最原耳朵里,说最原终一他对王马小吉似乎特别在意。
  对他?对王马?开玩笑吧。
  自己也就是经常和他一起上下学,体育课一起活动,一起打饭,一起周末出去玩而已。
  等等?这么想来,自己和小吉几乎形影不离???好像有哪里有点不对劲?
「最原。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啊,好、好的...」
啊...刚刚完全没在听啊...最原刚想和老师说实话,就看见自己桌上放上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字母"A"
「这题选A。」
「很好,坐下吧。」
  小吉看着最原一头冷汗的坐下,微微一笑,明明都叫自己认真听课了结果自己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吉看到刚刚的纸条被递回来,笑着看回信。刚刚到字母下面写着谢谢两个字,还画了一个表情。小吉便把那纸条折成了小条,放在了一个盒子里。
  最原终一。算是班里的核心人物,很受同学欢迎不论男女,有很高的号召力和凝聚力。这种性格的人,应该被很多女生喜欢吧。
  但是他好像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呢。
  而且好像没有注意到。
  最原酱真是有趣呢。
  虽然自己或多或少都表露出了自己对他的心意但是好像总是被他当成谎言呢,是自己骗他太多次了吗?印象里总是看见他被自己骗后一张气鼓鼓的脸,第二天来又恢复成和平常一样。
  还有4天就是情人节,最原酱肯定会收到很多份吧,本命巧克力也好,义理巧克力也好。
  那自己混在里面也好像没有什么效果。
  那天大概自己只会收到来自最原说是义理巧克力也确实是义理巧克力的巧克力吧。   毕竟自己可是大家眼中的坏学生呢。
「无趣的节日...」
  最原在旁边听见小吉嘟囔了一句什么,没听清,心里想大概又是说什么无聊。
  其实小吉并不是很多人心里想的那样,最原心里想。虽然他总是说谎,惹人生气。虽然自己经常被他气到,虽然自己也摸不太透他的心思,但是他总是看见他在大家的前面就给大家要做的事情偷偷做好了准备,然后在活动中又总是一边捣乱一边干活。时间长了弄得大家都觉得他这个人不好。
  「叮铃——叮铃——」
  放学了,老师前脚刚走出教室,后脚学生就在教室里骚动起来,女生谈着的话题都是做巧克力,要送给谁,男生都在互相打赌谁会收到最多本命巧克力。最原敲敲小吉的台子,示意他一起回家。
「王马君,我今天要先去一趟超市,你要自己一个人回去吗?」
「嗯.....我陪你去好了。没有最原酱回家挺寂寞的~」
「说什么寂寞呢。真是的就因为你总是不说真话才会被大家误解的。」
「....最原酱要去买什么?」
「巧克力。」
「义理巧克力?」
「嗯..」
  最原看了一眼一脸好奇的小吉,撒了个谎,其实自己想去买材料自己做些送人来着,虽然还不知道送谁。
「哦...那我们向着超市进发吧!」
(回到家中)
  最原一边等着巧克力最后的完成,一边在想自己做这些是要送给谁。
  给谁呢?想到谁给谁吧,想到的这个人一定是我特别在意的人。
  脑子里冒出来的是小吉的脸。
「诶?...竟然是王马君?」
  自己把小吉只是当朋友吧?
  最原突然开始自我怀疑起来。想起来平时那些传言,似乎好像有那么一点意思?
  难道自己.....喜欢小吉?
  最原脑子里冒出一副副小吉被大家误解后落寞的在角落里自嘲的笑的画面,心里一紧。就这样,最原一晚没睡。早上起来有些困,起床迷迷糊糊拿起了包装好的巧克力就走向学校。开门就看见等在门口的小吉。
「最原酱~」
「王马君啊...早..」
「昨天没睡好吗?要我背你去学校吗?」
「没事...」
「说谎。」
  小吉强行背起比自己高了许多的最原,最原靠在小吉背上,看着喘气的小吉。自己心怎么跳的如此之快?
「王马君...我好多了..」
  最原硬是让王马放他下来自己走。顿了一会,才支支吾吾的说起话来。
「今天王马君放学后在教室里等我一会,我有话要说。」
「现在不能说嘛?」
「嗯....」
  小吉看着最原别过去的有些发红的脸,觉得有趣,也好奇他要说什么,便答应下来。
  最原酱果然收到很多女生的本命巧克力。进到教室里,小吉就托着腮看着最原一个个接过女生们的巧克力,男生们在旁边嘟囔着不公平。
「nixixi...最原酱真是受欢迎呢。」
「不,不是这样的!都是义理巧克力啦!你听我解释!」
  小吉看着极力要解释的最原,心里有些疑惑。今天的最原酱好像比往常有些奇怪?难道被这节日气氛影响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不信吗...」
「最原酱说什么我都信哦。」
「没有说谎吧..」
「嗯。是说谎哦。」
「诶!?」
「骗你的。刚刚那个才是谎言。nixixi..有被骗到吗?」
「....那就好。」
(放课后)
  小吉无聊的坐在教室里等着最原回来。
  最原紧张的站在教室外想着要怎么说明。 「最原酱好慢啊....而且今天连最原酱的义理巧克力都没收到..果然是我说谎太多了连最原酱都...」
「王马君!」
  最原在门外听到这里,猛的拉开教室门,把巧克力塞给一脸惊讶的小吉。
「我...我...」
「我喜欢最原酱哦。」
「!」
「没有说谎。」
「我..」
「最原酱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哦。」
  小吉看着巧克力里的纸片,满眼笑意的看着塞给他后就退到站着距离他老远的地方最原酱。
「nixixi...想不到最原酱是这样的哦~」
「哪..哪样啦...」
「其实巧克力的话根本不用做。」
  小吉慢慢走向最原,把最原逼到墙壁前,一把抓住最原的衣领垫起脚在最原唇上轻轻逗留了一会。
「nixixi...因为最原酱你就像巧克力一般入口即化啊。」

后记:
小吉「我喜欢最原酱!最原酱喜欢我吗!」
最原「你不都知道了...」
小吉「说嘛说嘛♬ 」
最原「喜..喜欢啦...」
小吉「nixixi...听不见哦。」
最原「都这么响了啦...」
小吉「nixixi..刚刚说听不见是骗你的哦♬」
最原「!」
小吉「不过喜欢最原酱这份心,是真真切切的。」

Wonderland" without colour

#ooc注意
#大概是用了爱丽丝的一部分paro
#我觉得..大概是最吉最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好痛。」
最原从地上爬起来,揉着因为什么冲击暂时失去意识的脑袋。
「我记得我刚刚是在....嘶,越想越疼....」
  最原手撑着膝盖缓缓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眼前是一片不是平常世界的景象。
  奇妙的景色?不,更确切的来形容是奇怪吧。最原心里想着。
「就像两个对立面一样,同一种植物分裂出两个完全相反的颜色...一半黑一半白...而且这个世界只有黑和白....连天空都不例外啊...」
  最原不敢去触碰身旁异样的植物,只是顺着黑色的地面上一个个显眼的白色箭头走着。
【你看他不是黑白的!】
【是异族的人!】
  耳朵里时不时传来断断续续的轻微的谈话声,最原摇摇头,认为是幻听。在这黑白的颜色的影响下总是给最原有种阴森的感觉。
  白色的箭头戛然而止,面前是一个城堡,"Wonderland"这几个大字狂乱潦草的涂写在城墙上。
「呐,最原酱。」
  最原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耳朵被身后的人呼吸发出的热气弄得有些发烫。
「王马君?!」
  最原转头看站在身后的人的样貌,和王马小吉一般无二,就是全身只有淡淡的黑色,除了那双透亮的紫色眼睛。
「呐,最原酱。你觉得是黑色好还是白色好呢?」
「诶?这...我觉得都差不...」
「最原酱真是无趣啊,用这种完全不有趣的回答来应付我。下次不好好回答就永远把最原酱囚禁在我身边哦~」
  小吉打断了最原要说的话,人一步步凑近最原,手抚上最原的脸。
「王..王马君...」
「nixixi...刚刚说的话是骗你的哦。啊,门开了哦!」小吉放开手,人往后退了一步。
  最原听见身后年久的木门缓缓打开发出的刺耳的"嘎吱嘎吱"声,转身顺势推开,再转头想看小吉,身后却空无一人。
  城堡的内部,只有一把椅子,四周只有几盏忽明忽暗的灯。
「有人吗?喂——」
  城堡内寂静的连呼吸声都清晰的听得见。
「最原酱。」
「王——」
「最原酱~」
  突然从椅子背后的左边探出来小吉的头,最原刚想出声,旁边阴暗处又走出来一个小吉,最原一愣,来回看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吉,只是一个黑一个白。
「最原酱我们来玩游戏吧!」
「是啊来玩游戏吧!」
「好,那么第一个问题,最原酱喜欢小吉吗!」
「喜不喜欢呢?」
「肯定是喜欢的吧。」
「一定是喜欢的吧。」
两个小吉互相应答着,最原被弄得有些无厘头和慌乱。
「你们两个停一下...」
「啊最原酱一定在想我们两个谁是真小吉吧。」
「当然我是真的。」
「说谎,明明我才是真的。」
「你个说谎成性的家伙。」
「明明是你才对。」
「好啊那就来比谁更喜欢最原酱好了!」
「那肯定是我!」
「我比你更多更多的喜欢最原酱!」
「我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两个小吉几乎要掐起来,最原在一边看着他们两个。
「够了!」
「最原酱生气了。」
「生气了呢。」
「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们是双胞胎。」
「双胞胎?」
「不如说是分身吧。」
「这个世界是我们两个创造的哦,一半黑一半白。」
「没有其他颜色的纯净的wonderland~」
「我们内心也是这么期望的吧?」
「谁知道呢?」
「难道说...这里是王马君的内心吗...」最原看着两个分裂的小吉,思忖了一会。
「谁知道呢?」
「不知道哦。」
「像最原酱那种有颜色的人会不会懂我们呢?」
「不知道呢?」
「毕竟我们只有黑白。」
「从来没有其他颜色进来。」
「但是自从最原酱来了。」
「我们就有了那么一点点颜色。」
  两个小吉捧出一盆花,花尖带着一点点红色,在这一片黑白中红的耀眼。
「最原酱是重要的人。」
「刚刚才不是在说谎哦。」
「想和最原酱一直在一起。」
「最原酱当不当做谎言是最原酱的事情哦。」
  最原全程愣在一边看着两个小吉一唱一和。一个小吉把最原拉上椅子,一个小吉把花盆放在最原手中。
「nixixi~有没有被骗到呢最原酱?」
「刚刚那段其实是谎言哦。」
「时间到了最原酱,你该回去了。」
「虽然很舍不得最原酱。」
「但是真的要回去了哦。」
「等等!等等!」
  最原被往后一推,椅子往后倾倒,摔在地上。最原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看见的是一个笑的像个孩子一般的有着颜色的小吉。
「最原酱!快醒醒啊!醒醒啊最原酱!」
  最原睁眼看见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小吉。小吉一看见最原睁开了眼睛连忙转身擦掉眼泪,又是一脸笑嘻嘻的。
「王马君....」
「nixixi~刚刚被骗到了吗?」
  看着眼睛红红的小吉,最原心一抖,右手手一揽,轻轻拉过小吉抱着。小吉身体一颤,挣扎了两下,过了会也不动了,悄悄的回抱着。
  最原对上小吉的眼睛,一脸严肃。
「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的世界依旧黯淡无光。」

Entrusts【日常向】(6)

  现在其实现在已经算是除夕了...嗯...那么我在这里大家17年新年快乐!谢谢16年对我的支持还有喜爱!然后我也会努力填坑hhh挖坑hhh就是这样。还有就是Entrusts下一篇应该就会结束了嗯,预告一下。
——————————————————————
  黎恩本来想开口说些什么来安慰一下对面的马恩先生或者解释一下自己的情况和真实身份,但是现在被一句突如其来的问句噎住了。
「喜欢的..人?」黎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试探性的回问。
「对啊,就像对于我来说,塞希就是那个人。」马恩先生举起手中的酒杯,轻轻摇晃着,眼神涣散,「我们曾经是学校里令人眼红的一对。」
「马恩先生,我是不是可以帮你些什么?」黎恩看着郁郁寡欢的马恩先生,轻轻问到。
「不用了...既然塞希已经说真的结束了,那就算了吧..也谢谢你。那么我告退了。」马恩先生付了账单,起身离开了酒馆。
  黎恩坐在位置上,手托着腮,在思考什么,就看见克洛走过来。
「啊...克洛..抱歉我又搞砸了...」
「你干的很好了。我们先回去吧。」
「嗯....」
  黎恩和克洛两个人回到宿舍,发现大家都坐在饭桌前等着吃饭。
「啊!黎恩!欢迎回来——」传来米里亚姆元气的声音。
「黎恩带了眼镜都快认不出了...」
「黎恩今天去替学生会帮忙了,克洛呢?」
「我可是现在在和黎恩一起干事啦。」
  克洛和黎恩坐下,就餐完毕后,雪伦叫住了准备上楼的黎恩。
「刚刚有位小姐来过我们宿舍呢?好像是说有关她的委托她终止了。」雪伦笑着看着黎恩一身的装扮,「扮演别人的特殊的人是不是很难呢?」
「为什么雪伦会知道啦...」黎恩叹了口气,摘下眼镜,「委托失败了啊。」
「黎恩有什么想去做的话就去做吧,我相信莎拉她也不会拦着你的。」雪伦一边擦碗一边说,「学生会那边...委托都被终止了...但是..」
「我明白了。我会认真考虑的。」黎恩思考了一会儿似乎下定了决心,「谢谢了雪伦。」
「这点小事不足挂齿。」
  黎恩脑袋里纠结着是要去帮助一下马恩先生还是不要插这多余的一手,一边想着一边走上楼梯,在自己房间门口停下了脚步。
  自己如果去插一手...会不会导致事情越来越糟,而且自己也不知道马恩先生的联系方式..
「哈...」黎恩刚想推开房间门,就被人从后面揽住。
「还在想那事呢?」克洛的脸凑过来,对上黎恩一脸【克洛前辈你凑我太近了】的表情。
「嗯。」黎恩拨开克洛的手臂,淡淡的说到。
「想做就去做吧。别忘了有我在呢~」克洛把手放在黎恩头上轻轻摸了摸,「我会帮你弄到联系方式的。包在我身上啦~」
  黎恩回到自己房间里面,打开收音机收听已经在放送的【星夜时分】,蜜丝缇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温柔。
  【放送之前我在街上散步,看见《樱桃》里有3位穿着比较正式的人正在交谈呢,虽然很好奇内容但是偶然打扰还是不太好吧?但是我觉得如果是恋情的话需要一点旁人的助力哦~啊...抱歉抱歉又扯远了...】
「啊...被提到了...」黎恩听到的时候停了一下手中的笔,想了一会放下了笔合上手册,转身脱掉外套半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休息。
「克洛不知道又会从什么地方弄来消息...有点担心...」黎恩脑袋里响起刚刚克洛信誓旦旦说的话。
「黎恩酱——开开门吧?是我啦克洛!」
  刚想起你你就来了,还真是巧....黎恩一边从床上起身走去开门一边嘴里嘟囔着。
「我能进来吗?——」克洛把头伸进来,一脸好奇。
「没什么事的话我关门了。」黎恩看着克洛,这样说着就准备掩上门。
「诶?别别别别啊黎恩,难道说....里面藏了什么人吗?!黎恩酱已经这么大胆了吗?!」克洛拉着门。
「看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那克洛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啊啊啊我是来说我刚得到的消息的啦。」克洛赶紧扒住门。
「这么快?...那你刚才干嘛不早说..」黎恩松开拉着门把手的手,「进来吧。」
「我可是你的前辈啊~这点小事情~刚刚不是着急吗...」克洛恭敬的走进黎恩房间,然后在黎恩的示意下在写字台边上拿了凳子反着对着坐在床上的黎恩坐下。
「我问到了马恩先生的联系方式,还有塞希和马恩两个人的资料。」克洛递过几张纸。
「诶...好厉害..」黎恩看了看纸,「托娃会长那里问到的?」
「...黎恩酱还真是聪明啊。」
「不要加酱字。这里写塞希家是地方上一个比较小的贵族势力...而马恩家也是其家的生意伙伴,两家人家感情很好经常来往..」黎恩换了一张纸,「但是不久前塞希家濒临破产,塞希家认为原因是因为马恩家的暗中操作???但其实是另一方贵族势力的插足导致的..」
「嗯。它是这么写的。」克洛点点头。
「如果是这个原因导致塞希想要取消婚约也是可能的,材料很详细,明天就可以联系马恩先生和塞希小姐了。帮大忙了克洛。但是——」
「学生资料会写自己家破产吗...还有详细的原因?」黎恩狐疑的看了一眼克洛。
「我招我招啦...我还问了一些你不认识的人...」克洛别过头,声音越来越轻。
「你可别再和以前的人扯上关系了....」黎恩停下翻动纸张的手,顿了顿,认真的严肃的看着克洛的眼睛说,「能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和你说话,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我不想回到原来那样。我希望我的生活里面有你的存在,克洛。」
「黎恩....我」克洛被黎恩的话弄得脸上有些发烫。
  克洛手臂搁在椅背上,低着头手遮着嘴,悄悄抬眼,看见黎恩好像意识到了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拿纸把脸全遮上了,过了会又慌慌张张的把纸头放在床上,起身走去开门。
「那那那明天就行动吧。早点休息吧克洛。」
  黎恩后来又连恐吓带推的把克洛推出了自己房间,关上门后,重新倒在床上。
「呼...最近我都在说些什么话啊...」
  克洛在自己房间里叼着笔趴在桌上想着黎恩刚刚的话,脸还是有些发热。克洛用手扇了扇风,换了衣服躺在床上脑子里闪过的全是以前和黎恩一起出去做委托的时候的场景。
「啊...真是的..可恶...听了那种话怎么睡得着啊...」
(一晚上过去)
「早啊克洛,感觉没睡好?」黎恩看见推门出来的克洛正在打哈欠。
「没有没有。黎恩感觉睡得可以?」克洛努力的摆出一个精神满点的笑容,注意到黎恩淡淡的黑眼圈。
「和平常一样。」黎恩揉了揉眼睛,「那么等会就分头行动吧。」
「好。那么我去马恩先生那边,黎恩你去塞希那边。」
「拜托你了。」
「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