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い色♬

法老控2333罗伊德厨(。・`ω´・)主兰罗和CRRN方面ww最近沉迷弹丸v3最吉吉最都可以www请多指教!

【Psychological Consultation】 (心理咨询)

#ooc注意
#看标题就知道的梗+怪盗梗
#最吉(大概)
#如有雷同那全是巧合...
————————————————————————
「嗒、嗒、嗒、嗒...」
  偌大的房间里,钟摆不停的摆着发出声音,角落的香薰机散发出淡淡的味道。钟声让最原觉得有点烦躁。最原坐在一个沙发椅上,玩弄着自己的手,时不时看看钟又看看门,间隔时间极短。
「都10点了。」
  最原刚想离开椅子起身出去就听见房间门被“砰”的打开。
「诶?要走了?」
「....没有」
  穿着一身常服的年轻人带着满脸抱歉走进房间,坐在最原对面的椅子上。
「刚刚其实是一个测试。最原...先生。」
  年轻人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坐在对面的最原。
「普通的叫最原就行了。医生怎么称呼?」
「就叫我医生就好了。」
  最原沉默了一会,看着对面的医生。黑发,发尾微向外翘,黑框眼镜,琥珀色的瞳,这时候正在自己对面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赫赫有名的侦探也会需要心理咨询吗...」
「很奇怪吗?」
「不不不刚刚我瞎说的。每个人都有烦恼嘛!而且你还是每天被各种奇奇怪怪案件包围着还要和怪盗斗智斗勇的大侦探呀!」
  最原心里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医生是一万个不放心。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而且这种说话的口气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自己要不是怕被媒体报导什么【大侦探密访心理诊所不知有何隐情】这种,才不会专门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地方来。
「你刚刚说你比约定时间晚到半小时是因为,刚刚是一个测试?」
「那是骗你的啦。」
「诶?」
「我们来说说有关你的心理问题吧。嗯...还是叫最原先生以表达我对你的敬意。」
「就是有关那个怪盗王马小吉的事情...」
「啊!那个怪盗啊。我一直觉得他的作案手法很新颖!」
「....」
「抱歉抱歉。是因为一直和他周旋所以厌烦了吗?」 「有点吧...几乎每隔几天他就要搞个案件出来..我现在觉得自己都有点神经质,天天就想着他下一个案件什么时候会发生。」
  最原表现出十分头疼的样子,叹着气。 坐在对面的医生饶有兴致的翘着腿听着,一边在随身带来的本子上写了些什么。
「每天都想着吗?」
「是..坐在家里闲坐时都会思考。警官们都说我太过执着把他抓到手了,但是我觉得这是我作为一个侦探的职责。」
「这么说最原先生应该很讨厌那个怪盗咯?」
「...算不上吧..我也不清楚..」
「诶——侦探竟然不反感怪盗诶。」
医生用着惊讶的口气说着的时候又在本子上写了几笔。 「毕竟他的盗窃行为的本质都是帮助别人...」
「是哦,我也觉得他不是个坏人。他作案一定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动机的!」
「为什么开始说怪盗了...」
「这也是分析的一部分啊。」
「是..是吗...抱歉,失礼了..」
「没事没事。最原先生应该是因为压力太大而造成的。」
「是吗...」
「是不是一闭上眼睛就是那个怪盗的脸?」
「是..」
「是不是就想着要再见到他?」
「有点不对劲但是是吧..」
「是不是做什么事都会想着如果是对方会怎么想怎么做?」
「是...」
  医生捏了捏自己的下巴,一眼严肃的抬起头看向最原。
「最原先生,我恐怕要告诉你一个事实。」
「请..」
「最原先生你好像..」
  医生故意停了停,瞟了一眼最原。 「好像什么?」 「喜欢上那个怪盗啦!」
「你..你说什么?」
「刚刚那个是我瞎编的啦,最原先生不要紧张我们气氛要轻松一点嘛。」
「...」
「我觉得最原先生应该就是工作压力带来的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你觉得透不过气。」
「那有什么方法缓解吗?」
「不去执着于抓那个怪盗就好了。」
「是..是吗..」
「说起来最原先生都没和我说过你是来咨询什么的呢。」
「啊...就是关于你说的那些,你说的很对,之前觉得你不靠谱真是抱歉了。」
「能得到名侦探的夸奖是我的荣幸。你在这里坐一会,我去看看有什么缓解心理压力的药给你。」
「好的。麻烦你了。」
  说着医生就走出了房间,留下了那本记录本在桌上放着。 最原闭了会儿眼睛,想着怎么样才能放松下来,过了段时间,最原起身拿起医生的记录册看了看。 记录册发出淡淡的幽香,和香薰机散发出的味道一样,前面几页都很详细的记录着病人的病情,但是越往后翻,最原就越觉得困。看到自己名字的那一页的时候最原已经几乎要睡过去了。
「...最原..侦探...喜欢..嗯..好困..」
「最原先生,最原先生?」
  一张脸凑近最原。
「医..医生?」
「nixixi...最原酱还真是没有防备啊~」
「你..」
  这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发色,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眼瞳。
「竟然还傻乎乎的叫我医生最原酱还真是~有趣~」
「你竟然...假扮..」
  最原硬撑着要伸手抓住站在自己身边的小吉的衣袖,被小吉一把抓住手。
「nixixi...没想到最原酱这么喜欢我呀。」
「你在说什么喜欢....」
「刚刚的那个诊断结果是骗你的哦。」
「...」
「所以说第一个诊断结果才是真的哦。那个我说是说谎的其实并不是哦。」
「呐..呐..最原酱,我一直说我喜欢你你为什么总是不信呢。」
小吉托起最原的手吻了一下。
「等会就会清醒过来的。最近最原酱压力太大了,先好好睡一会吧。」
  等到最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了。冬日的阳光照在最原的脸上有些暖暖的,最原眨眨眼睛,看见桌上的白色信纸。
【睡得好吗最原酱~nixixi...当医生很开心哦,还有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唉...真是...头疼啊..」

  后记:
    小吉【最原酱~】
    最原【你又要干什么!】
    小吉【我就是来看看你呀...】
    最原【不是来给预告书的?】
    小吉【啊!真是的最原酱!我就是想来看看你而已...呜呜呜呜呜qwq】
    最原【诶?!别..】
    小吉【骗你的哦。那么我走啦~预告书的话....已经送到警局了哦,应该快来了吧~】
    警官【最原先生!又是新的预告书!】
    小吉【那,待会见~nixixi..】
    最原【等等!站住!!】
    最原内心os:我刚刚为什么不直接抓住他我真是啊啊啊...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