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い色♬

法老控2333罗伊德厨(。・`ω´・)主兰罗和CRRN方面ww最近沉迷弹丸v3最吉吉最都可以www请多指教!

【幽灵】

 #ooc注意
#梗是群里来的啦  
#最吉
————————————————  
  最原睁开眼睛,面前是雪白的天花板,费力的想直起身子,却终究还是喘着气,被急忙赶来的护士扶住。最原躺着举起自己的双臂,手背上插着注液用的针,旁边的吊注射液袋子的架子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瓶子。自己穿着一身蓝白的普通的病号服,有些疑惑,轻轻叫来在旁边打扫的护士询问。
「请问我是怎么了?」
「您好像是遭遇了车祸导致轻微脑震荡和身体部分骨折,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
「只是?」
「您真的想不起来的话还是不要知道好了....」
「....我想出去走走」
「不好意思您的身体状况目前不允许您走动,我这就去通知你的主治医生,让他通知你的监护人。」
「好的麻烦你了。」
  护士走出病房带上门,最原环顾着这个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病房,冷冷清清的,记忆里自己以前周围好像总有着一个吵吵闹闹的家伙追着自己喊着“最原酱”这个听起来过于亲密的称呼。
  最原躺着等家里人的来到,渐渐感觉有些困了,便闭上眼睛又继续睡了。
【最原酱!!当心!!!】
  一句声嘶力竭的叫喊伴随着一声巨响使得最原猛的从梦中醒过来,侧头看见一个人站在自己身边,白色的衣服紫色的头发黑白格子的围巾。
「王...王马君...」
  最原口中自然的说出他再熟悉不过的三个字,面前的人动了动,低头看着最原一言不发,只是朝他笑了笑。
「终一。」
「父亲...」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快步推门走了进来,最原让护士摇起床,面对着这位平日里对自己一直疾言厉色的父亲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你能醒真是太好了...」
  一向对自己漠不关心的父亲这时候眼里流露出满满的悲喜交加的神情,让最原有些不习惯。
「关于你的那位同学...我感到很难过...你也不要太难过伤了身体...我会处理好他的事情的。」
「父亲你说的是...哪位?」
  最原有些不好的预感,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
「就是那个一直和你上下学回家的王马同学。终一你不记得了吗...」
【是我呀最原酱。】
「王,王马君?!」
【最原酱出了车祸,我只不过去帮了个小忙而已啦我没有事的。】
「那我父亲说...」
「终一,你怎么了?」
  父亲看着突然对着空气对话的最原感到有些奇怪。
「没...没什么...」
「那我先去处理事务了,你配合护士好好接受治疗。」
「是。」
  父亲走后,最原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小吉的身影,也没有再出现过小吉的声音,那自己刚刚是幻听了吗...
【不是幻听呀最原酱。】
  最原突然被头顶传过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只看见小吉半个身子在墙壁外面。
「王马君!怎么...会这样...」
【nixixi...这是魔法呀。】
「怎么看都不是吧!」
【啊被发现了。因为我是幽灵嘛...随意穿墙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呀。】
「幽灵...那么说来...」
【嗯...我死了哦。】
  最原看着小吉一脸有点落寞的表情,想要去抓住他的手臂,结果当然是,穿了过去。
【因为是幽灵呀...不过没想到还可以和最原酱对话呀。nixixi...我这样还可以偷偷在晚上潜入最原酱的家里...】
「王马君。」
【嗯?】
「很痛苦吧...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最原酱你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在向我道歉诶。】
「把你弄成这幅模样...一定和我有关系吧。」
【没事的啦。因为我还能最原酱说话就很好了。】
  小吉还是一脸笑容,轻轻的飘在半空中。
「王马君...你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
「就是可以让你安心成佛的那种愿望...」
【诶——最原酱不想看见我吗呜呜呜呜呜】
「不...不是!」
  每次虽然知道是假哭但是最原还是会对这种情况感到不知所措。
【愿望啊...想最原酱以后不再遇到车祸这种事啦。】
「....」
【啊,有人来了,我先不说话了免得让最原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变成很奇怪的人了。】
「最原先生,该换吊瓶了。」
「好的。麻烦你了。」
  小吉就坐在旁边的一个病床上,正盯着别人来看最原时送的饮料出神。护士换完吊瓶以后刚想走,最原拉住她。
「请问...和我一起的那个同学他现在...」
「啊...你是说那个病人吗..他现在正待在重症室里,只有微弱的生命迹象...啊抱歉不该让你知道的。」
「没事。谢谢你。」
【最原酱我可以喝吗!】
  护士刚走,小吉就指着地上那一箱panta,一脸想喝的表情。最原点点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家里的饮料也只买panta了,然后让人误以为最原他很喜欢喝这个然后有人就送来了一箱的慰问品。
「你一点都不在意刚刚护士的话吗...」
【就算在意我也回不去啊..】
  小吉停下旋开瓶盖的手。
「我会想办法的。」
【什么办法?】
「让你回去的办法。」
【nixixi...最原酱真厉害呀...】
「我没有在开玩笑。」
【嗯...最原酱没有在骗人呀。因为我看得出来也相信最原酱嘛!】
  小吉咕咚咕咚喝下去半瓶panta,最原看着瓶子里的panta变少但是却不知道它到底到什么地方去了。
「幽灵也能喝饮料吗....」
【nixixi...不知道诶,这可以算十大未解之谜吗?嘻嘻...】
  最原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在科幻片中才有的幽灵,和本人一模一样只是触碰不到。
  后来最原和小吉就一直偷偷的在没有人的时候聊天,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最原的身体一天天恢复,但小吉的影子越来越淡,最原问他有没有什么其他感觉,小吉却也只是摇摇头说自己大概是panta喝多了。最原能下床走动以后,就经常去重症室以【患者唯一熟悉的人】的身份看小吉的情况。幽灵吉总是待在门外等最原出来,最原见也劝不动他便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进去。
「那个孩子又来了..」
「是啊,看来是很好的朋友啊...发生了这种事情真是难过...」
  每次都会听见护士们这样那样的对话,有时候还会听见有些个年轻的护士借这事偷偷说最原是不是和那个病人有着特殊的关系,被些略年长的知道了不免要被呵斥几句。
  小吉有次还借此来笑嘻嘻的问最原,自己和最原是什么特殊的关系,弄得最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是幽灵,所以别人都看不见小吉。小吉便总是在晚上护士来换药或者打扫的时候弄出一些叮叮咚咚的声音,总是弄得一些胆小的护士赶紧离开这个病房,向别人说这病房闹鬼,免不得又要最原向来询问情况的护士长用一些听起来极其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些灵异现象。
【因为她们总是来我就不能一直和最原酱讲话了呀!】
  这是最原在叫小吉不要再闹的时候听到的回答。
  时间一天天过去,最原也终于出了院,重新回到学校上学。而小吉的身体还依旧在重症室,维持着和刚见到时不变的生命性状。最原讯问小吉他离开他的身体太远会不会出事,小吉也只是摇摇头,一脸自己完全没问题的表情。
「最原君!」
「?怎么了?」
「这这这这个请你收下!!!」
「?谢...谢谢...」
  面对着还没听完自己道谢就转身飞跑而去的少女的背影,最原来回看了看刚刚收到的米黄色的信封的外表,然后塞进了包里。
【这是战书啊最原酱!!】
「诶?真的吗!」
【骗你的啦。这种一看就是love letter,最原酱真——迟——钝——】
「怎么会啦。」
【那个女孩子才配不上最原酱!】
「是,是。也只有你能一直待在我身边了。」
  出院以后小吉还是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今天距离出院已经快有2个半月了,小吉刚回到班里的时候依旧不改恶作剧的性情,然后直接导致最原所在班级的教室成为了学校新的一大怪谈。
  最原原本是想阻止的,但是后来每每看见小吉恶作剧得逞以后的那抹笑容,总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只是微微笑着,静静的坐在一边,用手撑着脸颊看着这一幕幕早已策划好的恶作剧的发生。
  最原慢慢的走在熟悉的回家路上,在过马路的时候出声喊了一下小吉,来回转头看却没有发现小吉的身影。
  好像从刚刚自己说完那句「也只有你能待在我身边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听到小吉出声。
最原一路朝着学校的方向往回跑去。
「千万不要...出事啊...」
小吉这时候一个人正朝着学校的楼顶走。
【果然没有踩到楼梯的实感怎么都是感觉飘上去的啊。】
【最原酱真是迟钝。明明我都已经淡成这样了...】
【嘛...毕竟最原酱在学校这么忙。】
【今天来看,以后我不在的话最原酱也不会寂寞的吧!】
【嗯!那样的话我没有最原酱也没有事情的!】
【我没有最原酱...也能好好的...】
【是吧...我一个人也行的...】
  感觉到风刮在脸上,泪珠被带着飞到脸偏后方的触感。
【什么嘛,幽灵还能有这样的感觉还真的稀奇。】
【反正也要消失了,别人也听不见我声音,也看不见我,那样的话....】
  小吉走到栏杆那边,手扶着栏杆,对着夕阳,朝着空中大喊。
【我想和最原酱一直一直在一起——】
  没有回音传来,只是一片寂静。
【时间也快到了。】
  “砰”的传来天台门被打开的声音。
「我...我...」
  最原手撑着门框,气喘吁吁的抬起头,看见满脸惊讶的小吉,看见他脸上还没干的泪痕,呼了口气,朝着外面说着。
「虽然我知道不太现实。但是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只要我还记得你看得见你。」
【最...最原酱....】
「我们一直都会在一起的。」
【最原酱像笨蛋一样...真是的...最讨厌最原酱了..】
「诶?」
【我的心愿完成了。】
「王...王马君?!」
【啊,最后还有一个愿望!能叫一声我的名字吗!】
「小吉...」
【nixixi...那拜拜咯,终一。】
  伴着夕阳刺眼的光的缓缓移动,最原的面前空无一人,在最原愣神呆呆的靠着墙滑下的时候,突然来了电话。
「喂!您好!是王马小吉的关系人嘛!」
「是..是的!」
「请您速来xxx医院!病人有苏醒的迹象!」
「喂?喂?...喂?」
  手机被放在门口,里面传来对面疑惑的声音。
  小吉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是最原的脸。
「真的是奇迹啊...」
「没想到真的能醒过来..」
「真令人感动...」
  小吉听着周围医生的感叹声,看到最原眼睛里的泪水在打转。
【我没事。】
  因为还不能发出声音,就只能朝着最原比了比口型。就看见最原的泪水唰的流下来滴在自己的脸上。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王马君...」
【今后也请多关照。】
「今后也请多指教。」
————————————————————

后记:
「nixixi...最原酱那天哭的和泪人一样。」
「才没有吧。」
「最原酱说谎——」
「啊!不好要迟到了!」
「诶——迟到就迟到吧....」
「小吉!」
「唔....真狡猾啊最原酱,那我们就比谁先到学校吧!」
「喂!当心车!」
(结果还是迟到了被领着水桶在门口罚站的两个人)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