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い色♬

法老控2333罗伊德厨(。・`ω´・)主兰罗和CRRN方面ww最近沉迷弹丸v3最吉吉最都可以www请多指教!

「偶像」的真相

#ooc注意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悬疑???
——————————————————————————
「唔啊啊啊唉唉...」
  在简单布置的空无一人的侦探事务所内,最原伸了个懒腰,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昨天又处理事务到半夜,没有回家就在事务所睡着了,虽然自己的屋子就在事务所的上面一个楼层。
「...已经快8点了啊..」
  最原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随后趴在台子上,在表示8点整的那个分针指向12时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事务所的门随即就伴随着一个抱怨的声音被打开。
「啊真是,最原你又不回家睡觉。」
「是...是...」
  进来的人是自己的朋友天海,自从知道最原当了侦探以后就每天定点来事务所看他,顺便——作为情报屋来提供一些秘密情报。
「所以今天告诉我什么呢?天海?」
「嗯....最近有个还挺火的偶像你知道吗?」
「问这个干什么?」
「好像和之前那个教唆犯有关。」
  教唆犯和偶像??
「开玩笑吧....不过值得有参考意见,我等会去调查一下。」
「好,那早饭我就放在这里啦,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有事叫我。」
  天海放下早饭的同时放下了一张票。
「去看看吧。」
「好,路上当心。」
  天海轻轻搭上门就离开了。
「偶像啊...」
  最原嘴里叼着包子,看着演唱会的票。
「偶像是叫王马小吉啊...」
  怎么觉得有点耳熟??王马小吉....王马小吉...?最原突然想起来什么,打开自己的手机,搜寻着信息,翻到一页手突然停顿。
  原来是他....还真是惊人...真的是好久不见了...自从高中毕业以后就几乎没有接触过什么了吧....
「那么先去警察局一趟再动身去看看他的演出吧。」
「现在距离开场还有4小时吧....先去吃个晚饭吧。」
  最原从警察局出来低头看看手表,戴好帽子,压低帽檐,靠在公交站牌边,乘上熟悉的公交车,来到一家偏僻的小店。
「今天也来这里吃?」
「嗯。其他地方怕被别人认出来。」
「毕竟是有名的大侦探呢。你也真是辛苦啊。给,和平常一样的定食。」
「谢了。其实也差不多习惯了。」
  高中时期就已经开始协助警方破案的最原,在当地就小有名气,后来又处理了伪怪盗的事件使得最原名声大噪。
「呐,老板。」
「?」
「你记得那个以前和我一起来的那个王马吗?」
「哦,那个孩子啊。感觉总是很害羞的孩子,说起来还是他先带你来的。」
「是啊...他现在在做偶像了。」
「是吗。还真是出乎意料。」
「嗯。我吃完了,谢谢款待。」
「路上顺风。」
  离开小时候经常来的店家,最原搭上来时的公交车,到达中央广场。
「.....人真的好多啊...不是还有2小时吗?」
  最原站在满是手里拿着用来打call的荧光棒和背着各种各样痛包的女孩子们的广场上的一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是最原先生吗?」
「是....是的。你是...」
「请随我来。」
  一个保安模样的青年走到最原面前,带着从广场旁边的花园中一条小路穿过,来到进入演唱会会厅的侧门,一路上最原警惕的看着四周的草丛和面前的人的背影。
「请进。」
  最原走进侧门,里面貌似是化妆间,一亮一暗使得最原有些晃眼。
「最原酱——」
  突然一个人跑过来一把搂住最原的脖子。
「唔唔哇!」
「为什么反应这么大啦,nixixi...被吓到了?」
「王...王马君?!」
面前长得依旧是一张孩子面容的少年正朝他嘻嘻嘻的在笑。
  紫发...发梢微向外翘...总是垂着眼帘看着地下的紫色的眼睛...说话声音轻轻缓缓的...有些弱气..
「和以前的我完全不一样是吧?」
  最原一愣,除了那双紫色的眸子,其他的和以前自己认识的那个会拉拉自己衣袖轻轻的叫自己「最原君」的王马小吉简直是两个人。
「想到了会差别很大没想到差距如此之大啊.....王马君...」
「nixixi...那个时候的我已经陷入睡眠了,现在我就是我~」
  最原低头看看王马的服装,很大胆的穿着一件露肚脐的背心,外面披着一件海军系的白色短外套,下面则是白色的9分裤。「....」
  最原看见露出来的肚脐,心里咯噔一下,脱下自己的长外套就披在小吉身上。
「上台前先穿着吧,当心着凉,你的粉丝会担心的。」
「没问题的!最原酱这么关心我呀!明明过了这么久最原酱才来见我一面呢。」
「因为忙...抱歉,还有那个奇怪的昵称是怎么回事..」
「nixixi..我可是一直有在关注最原酱的!最近是在追踪那个教唆犯的案子吧。」
  那个案子应该表面上是说已经结案了的为什么....
「其实我就是那个教唆犯啦~」
「什么!?」
「nixixi...骗你的。最原酱一脸严肃认真的状态真是和当初一模一样...」
  最原发现自己完全不能把脑子里的小吉和面前的小吉重合起来,强烈的反差让最原突然想起来所有被教唆的人员都说那个教唆犯好像性格变化无常...
「请不要说出误导走向的话...」
  最原下意识的就加重了口气。
「最原酱也不要这么认真嘛——抱歉抱歉。今天只是单纯来看我的live的吧!」
  小吉特地把单纯两个字的音发的重了一点,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最原。
「...是...」
  被盯的有些不自在,最原只能点点头。
「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最原酱在查教唆犯这件事情....」
  小吉突然凑近最原的耳朵边说。
「王马君。该上场了。」
「啊!好~」
  小吉一脸抱歉的笑容看着最原。
「那下次有机会再说吧,最原酱。」
「最原先生也请到第一排观众席就坐。」
「好..」
  刚刚王马君那个抱歉的笑容是装出来的吧..还有那句没说完的话...总觉得不太对劲..最原心里想着,嘟囔着还是跟着保安走到了该坐的地方。
  小吉一出场最原就感受到了来自自己身后的一阵巨大的骚动。
「我还真是不习惯这种场合...」
  最原看着在台上挥洒着汗水,朝着粉丝们热情的回应的小吉,眼神渐渐有点移不开。
「大家!!!!!」
「小吉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理な笑顔の裏 伸びた影をかくまう。 】(强颜笑脸的背后 隐匿著延长了的影子。 )
【だから 気づかぬふり 再生を選ぶ。 】(所以 我也假装没有察觉 选择再生。)
【あの日見た空 茜色の空を ねえ 君は忘れたのでしょう】(那天所见的 暗红色的天空 )
【音も 色も 温度も 半分になった この部屋】(声音 颜色 和温度)
【今日も散らかしては 揺れ 疲れ 眠る】(今天也依然散乱一片)
【「上手に騙してね 嘘は嫌いで好き」君の言葉】(“真擅长欺骗人 但此谎言我既讨厌又喜欢”。)
「最喜欢大家了!!!」
「小吉啊啊啊啊啊啊啊!!!」
「骗你们的哟~是最最最喜欢了☆」
「小吉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最原看着台上笑的一脸纯真的小吉心里想着。
【闪闪发光的】
  最原的脑袋里只想得到这一个形容词。
  live在一片粉丝们的喊叫声中缓缓结束,最原本来想走到后台,被保安拦住了,作罢,只好走正门口随着人流出去。
  「最原酱。」
  最原走到一开始自己来时站的地方,刚想打个电话给天海,就被人一把用力的从后面捏住打电话的手腕。
「谁!」
「是我是我,我偷偷溜出来啦。」
  小吉送开抓住最原手腕的手。
「你怎么出来了,不怕被包围吗!」
  最原看到小吉穿着一声普通的高中生的制服,站在他后面的花坛高起来的边沿上,带着顶普通的帽子,好像戴了假发的样子,发梢的颜色是黑色的。只要不说话和以前的小吉一模一样...
「最原酱不打招呼就走了真是的!」
「...被保安拦住了,诶,等等...要去哪里?」
  最原有点愣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小吉抓起手拖着走了,小吉拉拉自己换好的帽子和衣服,转过头一脸和刚刚不一样的略有些奇怪的笑容看着最原。
「我们不是需要来谈一谈有关【教唆犯】的事吗?最原终一侦探~」
「你...」
  最原一只手被小吉扯着,一只手摸向衣服口袋里的手机。
「最原酱要给人打电话吗?」
「啊...没有...」
「是嘛。nixixi....难得和最原酱单独出来玩,最原酱就不要和别人的再说话了嘛。」
  最原一边点头敷衍着小吉,一边摸着手机尝试着盲打,眼睛对上小吉微瞟后面最原的视线,带着一丝暗意,使得最原停了一下手中的操作。
  最原按下大概是发送键的键后,小吉已经带他走到了一家咖啡馆前,小吉和老板打了个招呼然后拖着最原径直走向一个比较里面的包间。咖啡馆一进门,最原就闻到了一股类似香薰的味道。
「等...等等——」
「?怎么了最原酱?」
「在咖啡馆说未免太容易泄露秘密了吧....」
「这里已经很靠内了,最原酱要喝什么?咖啡吗?」
「好。」
「服务员姐姐!~麻烦来一杯碳酸饮料和一杯美式咖啡~」
「好的。马上就给您送来。要先喝点柠檬茶吗?」
  最原坐下,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柠檬茶,看了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小吉慢慢的一口口喝着,最原看看自己的手表,距离自己刚刚给天海发短消息过了10分钟。
  这样看起来对面的小吉就是一个正常的高中生,体型长得小巧一点就是了。自己刚刚被拉住的那一瞬间,就有点怀疑起了小吉,他以前的力气,可没有这么大。
  莫非真的是他...一个人在短时间能改变这么多吗?性格,谈吐,差异有点太大了....刚刚提到教唆犯的这个词的时候,最原的直觉让他觉得小吉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最原酱??最原酱——?」
  最原回过神来,发现小吉的手正在自己的面前挥舞。
「啊,抱歉,出神了。」
「关于教唆犯那件事,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诶?」
  最原一愣。
「如果不这样说的话,最原酱刚刚就直接回去了吧。」
「是..是吗...」
  自己原本是打算看完演唱会就回去和天海商量一下这件事情他的看法的,可是被小吉的突然的来到打乱了计划。
「抱歉打扰了,这是您点的饮料和咖啡。」
「谢谢。」
  最原酱端起咖啡,咖啡豆经过研磨等一系列步骤后做出来的咖啡,散发着一股咖啡的特有的香味,最原嗅着咖啡飘出的香味,处于警戒心还是没有喝只是闻了闻。
「最原酱不喝吗?这边的咖啡可是招牌。」
「等一会再喝吧。对了,王马你真的不知道那件事情吗?」
「哪件事?」
「就是刚刚说的教唆犯那件...事..」
最原有点不好的预感,自己今天变得异常的有点困...
「什么??听不清哦最原酱。」
「就是教..唆...犯...........」
  最原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沉,面前小吉的脸渐渐模糊起来。最原下意识的想要直起身子让自己清醒一些,却终究是倒在桌上。
「nixixixi....最原酱...警惕心还真是重啊。柠檬茶和咖啡一口都不喝呢。」
「boss,辛苦了。这个人要怎么处置?还是由我们来动手吗?」
「不用了。」小吉微微咧嘴一笑,「这个人我亲自来操办。」
  最原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捆在了一个凳子上。
  「王马君.......」
  屋子里没有一个人,灯也只开了一盏,最原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手好像是被用手铐铐了起来。
  果然从一进咖啡店就是算好的吗..王马...
  最原咬着自己的嘴唇,眼光扫过房间里的布局和装置,普普通通的只有一个桌子两把椅子和一盏灯。
「王马...你果然是那个教唆犯吗....」
「你终于醒啦?最原酱?这次的新药药效看起来持续效果比以前的都长啊。」
  小吉推门进入,手里拿着一本相册。
「你有什么意图。」
「最原酱还真是冷静呢,nixixi....不愧是我看中的对象...」
  小吉坐在正对着最原的桌上,翘起腿,在最原面前打开了那本相册,里面是一堆的合影。
「这是?!!!」
「bingo~是最原酱的照片哦~」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什么时候.....」
  最原人由于激动便往前倾斜了一点,椅子的脚发出声响。
「王马你....原来一开始就是装的吗....从高中开始吗...」
  小吉关上相册,把相册放在一边,手捏着最原的下巴促使最原不得不抬头看着坐在台子上正居高临下看着最原的他。
「破例告诉最原酱一个秘密吧?」
  小吉凑近最原的耳朵轻声说道。
【我从见到最原酱的第一眼,就开始注意你了。】
  最原浑身一个激灵,刚想说什么,被从门外传来的慌乱的脚步声打断了。
「boss!之前您通知过的那个人来了!好像带着警察!」
  小吉跳下桌子,拿起相册。
「哈...你逃不掉的..王马...」
「最原酱你的盲打还真是不错啊~不过。会不会从你手心里溜走,好像是由我来说的算的呢~」
  小吉推开桌子,旁边助手帮忙打开那道通向地下的门。
「那么后会有期吧,我最亲爱的最原酱~」
「王马!!!」
  最原眼睁睁看着犯人从自己面前溜走,微喘着气,身体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 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以后才睁开眼睛看着来人。
「貌似有点狼狈啊。」
「是啊。彻底让他逃走了,我的警戒心还是不够啊。」
「能给我发消息让我在1个小时以后来这家咖啡馆的二楼找你,说明还是有点警惕心的吗。」
「巧合而已。」
  天海替最原解开手铐,最原站起身打开大门,门外是刚刚那家咖啡馆的二楼。
「这门的颜色和墙纸的颜色太相近了。我来的时候找了有一小会。」
「我们先回去吧...我需要理一理思路。」
「嗯,好。」
   最终这件案子还是没有正式结案,警方被最原写得有些模糊不清的报告敷衍了过去。
  天海告诉最原,王马小吉最近好像隐退了。
  最原站在举办演唱会的中央广场前看着广场大屏幕播放着的偌大的新偶像出道消息的消息,突然听见有人从背后叫他。
【nixixi....最原酱,我回来了哦。】

————————————————————————
【歌曲:シド的单曲《嘘 (MBS・TBS系アニメ『鋼の錬金術師 FULLMETAL ALCHEMIST』エンディングテーマ)》:】

评论

热度(32)